在乡下人眼里,霜降过后就是冬,采购牛羊鸡鸭,一半冷藏,一半腌制。

  蔬菜什么的,都是连带的,年货提前两月买好,不正常么?

  齐家镇土生土长的齐磊就觉得很奇怪,偏头看向开着车的周蔚,问道:“你真要跟我在打酒村等过年?可别怪我没提醒你,每天伺候鸡鸭不算什么,生鲜冻肉,跟小山一样,看着都头疼。”

  周蔚抬手捋了捋头发,自信满满道:“相信我,你妈妈不会喊我干活的。”

  齐磊苦笑,“这倒也是,她最厉害的就是嘴皮子,在你面前却经常哑口无言。哎,你要是嫁给我,可能会是天底下最轻松的媳妇了。”

  “不要脸。”

  周蔚笑骂一句,又说道:“储物柜里有个新手机,我给你买的,带卫星定位那种,走哪都有信号。”

  闻言齐磊的脸色变得很是精彩,心跳一阵快过一阵,忙低头去拿手机,“谢谢啦。”

  两旁草木郁郁葱葱,河流轰隆隆响,极目远眺,翠绿屏障接天连地。

  千山万水,层层叠叠,如刀戟林立,好一片穷山恶水。

  只有深处其中的人,才能体会一二心酸,多少个世纪的贫苦,只在隋炀帝大运河连接南北时辉煌过。

  运河今已作古,谁还记得,天下豪商,也曾有江右商帮一席之地?

  齐磊跳出了打酒村,跳出了齐家镇,在跳出青冲县立业月城时,才看到些许不同风景,唯一的遗憾,是心还局限在赣省一地。

  无关志向高低,只因为一个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:赣省是一个扎起来的口袋,放在背上,挂在腰上,没有存在感。

  齐磊看着车窗外飞速向后退去的山,心血来潮,忍不住说了句,“真想把这些山全部移开,露出‘庐山’真面目。”

  周蔚降低车速,哭笑不得道:“这卖好的话,你等我爸爸在场的时候再说。”

  齐磊愣了下,想起来周公曾经在齐家镇移山造湖的事情,知道周蔚想差了,也不解释,苦涩的笑笑,以他目前的能量,移走卓不凡这座“山”都吃力。

  放眼整个省份的经济,是不自量力了些,虽说梦想无边界,可落在实处,还是低调点好。

  “你陪我在打酒村过年,你爸爸一个人在月城不是很孤单,要不然把他接来吧。”

  齐磊这个提议,也不算试探,只不过肯定是带了些见父母的意思的。

  周蔚听出来了,心里美滋滋,脸上可没表现出来,撅起嘴说道:“呵呵,他不可能孤单,你少操这份心。”

  “那就无聊了。”

  齐磊下意识说道,见周蔚脸色,又连忙改口,“我的意思是打酒村都是些老人孩子,怕你没人说话,闷得慌。”

  周蔚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她和齐磊彼此都心知肚明,喜欢是有的,但要上升到爱,俩人还不至于。

  这次她到齐磊家借住,并且一开始就说要在这过年,全然不顾世俗偏见。

  是想让生活慢下来,让耳朵静下来,天大地大,眼里只有对方。

  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自己,扪心自问,要不要接着走下去?

  齐磊不明白周蔚怎么会有这个打算,只当是拐了个富家小姐回家。想到这之后两三个月的生活,心里无比好奇会是什么模样。

  车辆经过两肋桥,径直奔向打酒村,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无证之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陆陆溜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陆溜溜并收藏无证之赘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