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了一会,崇祯帝用衣袖揩去脸上的泪珠。他伸手扶起周皇后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“不哭了,最多不就是一个死吗?至少烺儿他们都出了京师,将来的事,就由他去担心吧!朕真的累了,不想了,不想了。”

  听崇祯帝这么一说,周皇后的泪水如珍珠般掉落。“皇上!”说了这两个字后,再也不能发出一声。

  崇祯帝无奈的摇了摇头,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,然后他转头向周显道:“周显,说吧!你要朕做什么?”

  周显在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,崇祯帝从来都是聪慧之人。有些事情,他看的比任何人都明白,根本无须别人多说什么。但他的的,他非亡国之君,却遇亡国之事。“若是陛下不愿出京,就请写一道诏书,传皇位于太子。”

  崇祯帝点了点头,说道:“王承恩,笔墨伺候。”

  几人返回房内,崇祯帝挥毫写下传位诏书,盖上玉玺,递给周显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周显道:“请陛下再写两封诏书。其中一个封吴三桂为侯,下旨让他率部南下天津,抵御闯贼。另一个给左良玉,同样封其为侯,让他率部前往南京,辅助太子。”

  崇祯帝顿时怒道:“你让朕封一个深受国恩,却坐视京师陷落的人为侯?”

  周显点了点头,“陛下,现在事情已经如此,我们考虑的是将来,而不是以前。”

  崇祯帝拿着毛笔,迟疑了好久,最终拿起笔写了另外两封诏书。封吴三桂为平西侯,封左良玉为忠勇伯。“还有吗?”

  周显摇了摇头,“微臣没有其他的要求了。”

  崇祯帝看着他,沉默了好半晌,提笔又刷刷的写了起来。之后他盖上玉玺,递给周显道:“一个坐视京师陷落的人都能封侯,若是不给你封侯,天下人会笑朕小气的。至于你和娖儿,皇后曾给朕提过。当时因为战乱,朕没有心情考虑此事,但朕现在同意了。你要好好护住烺儿和娖儿,不要让他们受任何伤害。”

  周显跪下给崇祯帝磕了三个头,“微臣谢过陛下。”他站起来道:“陛下,我会在午门留下一队士卒,到三更。若是您改变了主意,他们会护送您到我那里。”

  崇祯帝叹了一口气,“不用了,撤去吧!”他从王承恩手里拿过玉玺,和自己的宝剑一起递给周显,“带给烺儿。”

  周显眉头紧蹙,上前接住。他犹豫了片刻,向崇祯帝道:“若是这样,能否请陛下再下一道圣旨?”

  崇祯帝奇道:“关于什么的?”

  周显道:“请圣上下一道四面出击的诏书,招募勇士出城偷袭闯军,为我出逃争取机会和时间。”

  周显出了坤宁宫,率部离开,遇到侯方域和李御兰,他说道:“李将军,你留守宫中,一切听圣上的命令行事。若是闯贼真攻入了城,如何办你自己抉择,谁也怪不得你。朝宗,你随我一起离开。”

  看周显如风般离开,李御兰有点愣神,不太理解周显的意思。他想了想,跨步向坤宁宫方向走去,先找到崇祯帝再说。

  行到方以智门前,周显下马敲门,将崇祯帝的圣旨递给他。“圣上已决定以死殉国,你现在简单收拾一下,随我一起出城。”说完,他留下两个士卒,跨上马而去,完全没有理会跪在地上失声痛哭的方以智。

  周显骑马去了北面城墙,会和了李国桢。召集了刘文炳、文耀和叶童舟,还有其他门的一些将领,把崇祯帝的圣旨展示给他们看。“到现在,京师已经苦守两日,士卒伤亡近两万,已不堪再战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末代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白马啸秋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啸秋风并收藏末代驸马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