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日清早, 君怀琅头痛欲裂。

  朦胧之间,还没睁眼,他先抬手揉了揉自己突突直跳的额角。

  昨日确实喝得有些多。他虽向来醉时不显醉态, 但一旦喝多了,宿醉却是厉害得很。

  他缓缓出了口气,按着自己的额头,慢慢地揉。

  他的意识稍清醒了点,紧跟着便觉嘴唇有些痛。

  他收回按在额角的手, 碰了碰自己的嘴唇。

  ……破皮了。

  顿时,昨晚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,让君怀琅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  他虽醉酒,却还不至于断片。

  所以昨天夜里发生的事,他都清清楚楚地记得。

  他将沈流风送回家去之后,便自回了府。走到半路上, 薛晏在那儿站着等他, 紧接着, 他就将跟在自己后头的小厮赶走了。

  自己同他说了些话,都是些胡话……或者说, 是他仅拿来劝说自己,却不能让旁人听见的话,却全酒后吐真言, 说给了薛晏听。

  再之后……

  君怀琅按着自己嘴唇的手不由得动了动, 轻轻蹭过自己的唇瓣。

  之后, 就是铺天盖地的吻,又狠又重,不得要领还粗鲁,檀香和酒味混在一起, 搅乱在两人的呼吸之中。

  他几乎被吻得喘不上气,而唇上的伤口……也是那个时候,被薛晏咬出来的。

  君怀琅的脑子懵成了一片。

  就在这时,拂衣听到了君怀琅床帐中的动静。

  他小心地将床帐拉开个小缝隙,轻声道:“少爷这么早就醒了?您昨日吃多了酒,还是再睡会吧?”

  床帐外透进昏暗的光,向来天都还没有大亮。

  君怀琅嗯了一声,顿了顿,又道:“……昨天夜里,我怎么回来的?”

  他昨天的记忆,只停在了那个吻上。

  君怀琅的手不由得攥紧了被面。

  就听拂衣小声哦了一声,说道:“啊,是广陵王殿下送您回来的。”

  ……果然。

  拂衣接着道:“我还见少爷嘴唇上有伤口,问王爷这是怎么了呢。”

  君怀琅攥着被面的手收紧了。

  “……他怎么说?”他嗓音哑了下去。

  光线昏暗,拂衣也看不出他此时的僵硬和紧张,自顾自地道:“啊,王爷说了,让我明天自己问您。”

  君怀琅抿了抿嘴唇。

  “少爷还记得是怎么弄的了么?”拂衣顺着问道。

  君怀琅咬了咬牙。

  狗咬的,他心道。

  “磕的。”他缓缓开口,一字一顿。“昨日酒杯上有个豁口,在杯子上磕的。”

  拂衣应了一声。

  “那少爷接着睡吧?”他道。“再晚点儿,奴才再喊少爷起来。”

  君怀琅闭眼,应了一声。

  拂衣放下床帐。

  就在这时,君怀琅又开口了。

  “拂衣。”他说。

  “少爷您说。”拂衣忙问道。

  床帐里的君怀琅咬牙。

  “今日起,广陵王院子里的人,一个都不许来。”他说。“包括广陵王。”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我成了虐文女主她亲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刘狗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刘狗花并收藏我成了虐文女主她亲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