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城,平康坊

    作为天下最风流之处,即便在实行宵禁得长安城,依然在夜间灯火璀璨,人流涌动。

    烟花之地往往也是纷争之地,在这里,功勋权臣遍地走,世家公子多如狗。

    晚间,张少陵和崔慎便结伴来到了这里,按崔慎的讲法就是,想体验下长安城得风土人情,最好是能够通过底层女子来采采风,多收集些有用的素材。

    心领神会又有所意动的张少陵,想都没想,拍了拍胸膛,选择恭敬不如从命,要尽一下地主之谊。

    可毕竟是个萌新,一到平康坊就转晕了,上百家青楼,张少陵也不知道哪家好玩,哪家不好玩啊。

    再看了看周围,除了青楼里面烛光很足,外面依然是黑蒙蒙一片,不时还会走过去几队巡逻的城卫。

    “虽说已经是最热闹之地了,可灯光还是太暗了。”张少陵感叹道。

    在后世,由于太阳能和电能路灯的推广,哪怕是乡村的夜间,都比这个大唐乃至天下最繁华之地的,更加光亮!

    “这光还不亮啊?”

    崔慎显然并不能理解张少陵的意思,但他更不会去反驳,想了想说道:

    “据说平康坊有三大青楼最为知名,分别是:物美价廉——怡红院、艳压长安——百花坊、风雅之地——得月楼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讲究嘛。”

    张少陵顿时有些好奇了,他只知道红灯区、什么什么盛宴,什么什么会所,可这青楼也有不同的鲜明风格,还真挺让人期待。

    看着张少陵渴求知识的目光,崔慎顿时一反老实人的常态,露出老司机的真面目,介绍道:

    “这怡红院主推以色侍人,有最多的姑娘和最实惠的价格,但姑娘大多是从贫寒窘迫的家庭中买来的,也不选什么花魁,质量相对一般,以往都是些商贾平民爱去,可今时不同往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怡红院出了个李娃,凭借毅力考入天人书院,完成了从贱籍到与王孙贵族做同窗的转变。也正是这一奇女子,让怡红院走进了功勋权臣、世家公子们的眼界里,隐隐有天下第一青楼之势。”崔慎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另外两家呢?”

    “第二家名叫百花坊,主要以舞姬为主,像赵舞、越舞、胡舞等等应有尽有,而且姑娘的姿色最为上佳,号称艳压长安,花魁乃是胡姬玉莲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家名叫得月楼,主要是以乐姬为主,姑娘们也多数是罪臣妻女。得月楼的主人有很深的皇室背景,一般人不敢招惹,甚至非士族不得入内,故又叫风雅之地,花魁乃是前隋公爵之后,名唤初瑶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老司机啊!

    张少陵顿时心生佩服,对崔慎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!

    “那我们去哪家玩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在古代逛青楼,这可是穿越者必须要干的事中排前三名的啊,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。

    “怡红院只是近期名气大,姑娘很一般的,倒是百花坊和得月楼可以选择一下。”

    崔慎笑着问道:“你是喜欢奔放的还是羞涩的?”

    听到崔慎问得这么直接,张少陵不禁有点脸红,笑着说道:“那还是羞涩的吧,第一次逛咱们先稳一波,至于奔放的,下次吧,下次一定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去得月楼,而且得月楼的姑娘最爱大才子,说不定你写下一首传世的诗篇,花魁一感动,就为你出阁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,出阁都是小事,咱就是来见个世面的。”张少陵摆了摆手笑道。

    得月楼,位于平康坊的最中心,共5层楼高,占地近十亩。

    其中女子多数是从教坊司中优选而出,色、乐、舞三绝兼具,大多还都是清倌儿。

    看着粉绿装饰得古韵十足的大门,进出皆是锦衣玉服的富贵人士,崔慎不由自夸道:

    “怎么样?老哥我这眼光不错吧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错,就说得月楼这名字吧,近水楼台先得月,向阳花木易为春,不错不错。”张少陵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你啊张院长,好文采啊!”

    崔慎眼珠子都瞪圆了,这就是当世圣贤吗?

    这传世佳句就这么随口道来的吗?

    周边进出的客人也都楞在了原地,被这传世佳句给惊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缓过神来的众人,纷纷围拢了过来,邀请道: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高才,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请公子上去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没进青楼就闹出“风波”,寸步难行的张少陵不由有些哭笑不得,他真的就是随口说说的,没有任何显摆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——

    老铁们,你们信吗?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