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,食铁兽饿了的“嘤嘤”叫声吵醒了熟睡的张少陵。

    揉了揉双眼,张少陵从石床上爬起来,略作洗刷,便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清河崔家来人,张少陵得去尽一下地主之谊,当然,顺带看看干将莫邪。

    走到张府门口,放眼望去尽是些礼物和奴仆,领头一人20岁出头,国字脸、青衫儒服,显得异常正派,显然崔家的人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“敢问来者可是天人书院院长、继圣公张少陵,张院长?”崔慎看着门外走来的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崔家长子,崔莺莺的哥哥?”张少陵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,在下崔慎,见过张院长。”崔慎将手举过头顶,行学生礼。

    “不用拘礼,来者都是客,里面坐,请。”张少陵侧身指了指客厅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崔慎点了点头,躬身从一旁木箱中,抱起一对剑,跟着张少陵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此时,张府的所有桌椅在张少陵的吩咐下,全部都已经换成了后世较常见的木桌和太师椅。

    两边在两侧落座,这时崔莺莺也走了出来,坐在了张少陵的下首。

    “来人,上茶。”张少陵吩咐道。

    侍女小月立刻亲自泡了两壶茶,拿了过来,分别给两边满上。

    崔慎稳重地拿起茶杯,细品了一口。

    顿时清香铺满口腔,淡淡的涩涩感让人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“好茶,不知是如何制成的,比煮茶要美味太多了。”崔慎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少陵安排人专门精心炒制而成的茶叶,味道的差距自然不是一个级别的。”崔莺莺在旁边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不知炒制是否繁琐,不繁琐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合作。”崔慎眯了眯眼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兄长,你是不是跑题了?想喝茶,回去带上几斤也未尝不可。”崔莺莺将话题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也对,张院长,我此次前来主要为了两件事情,其一就是我妹妹过门的时间,以及彩礼、嫁妆和婚礼的规格问题。”崔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时间就放在三个月后吧,至于规格?就按最高的来吧。”张少陵随手摆了摆手,无所谓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规格之事还需重新商议。”崔莺莺突然出口打断道,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张少陵。

    可惜,两人的默契还不够,张少陵没有读懂她的眼神,反而因为决定被否认而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“商议什么?就这么定了!”张少陵直接拍板道。

    “好!崔某一定会好好协办好此次联姻,另一件事就是所谓棉花种植与加工一事。”崔慎满脸红光地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莺莺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各种事情,张少陵其实都是很随意的,但前提是不能反驳他。

    就好像派老苟去整治程咬金一样,如果不是程咬金偷牛,张少陵根本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其实牛不值几个钱,说不定吗天一高兴,张少陵免费送给程咬金都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我给你,你才能要,我不给,你不能拿!

    “也好,目前家族的想法是我们负责种植和收购,张家负责加工和售卖,收益五五分成。”崔慎再次迷眼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收购价格谁来定?”崔莺莺一针见血地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崔家定收购价,那无论怎么样设置分成,都是张家亏损。

    “收购价自然是两家协定。”

    “两家协定,分成73开,张家七崔家三;张家决定,分成才能五五开。”崔莺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狠啊,莺莺,那这样吧,收购价可以张家定,但必须不少于生产的成本。”崔慎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不少于生产成本的只有中田以上的,另外运输费用需要两家分摊。”崔莺莺笑了笑,她知道崔家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崔慎考虑都没有考虑,直接同意了。

    虽说利益惊人,可交好张少陵明显更加重要,中土天洲的课堂内容在顶级世家里可不算秘密。

    一个连倭奴国另一侧有大渔场都知道的当世圣贤,就没有人不想讨好他的。

    毕竟奶牛、奉化稻田鸭都已经证明了一些东西,更别说治蝗之策和治突厥之论了。

    “兄长,你不用回去和大伯还有父亲商量一下吗?”崔莺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现在是长孙无忌咯。”崔慎微微一笑,语带深意道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能力很强,再加上妹妹是皇后,一步步成为了关陇集团长孙家的家主。

    同理,崔慎也是能力不弱,亲妹妹崔莺莺更是即将嫁给张少陵,这个当世第一圣贤。

    别人子凭母贵,他是兄凭妹贵,也开始逐渐接手清河崔家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恭喜兄长了。”聪慧的崔莺莺连忙向崔慎道喜,她也很开心自家哥哥这么早就能接管家族。

    “不敢,还望妹夫能多多关照。”崔慎向张少陵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关照?”

    张少陵开口问道,他最烦打哑巴语的了,有话直说不行吗?

    崔慎有些哭笑不得,这妹夫活得这么坦荡吗?

    “就是在开发天下五洲的资源时,若张家看不上的资源,还请这边优先考虑下我们崔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说,我不就明白了嘛,先把棉花产业搞好再谈别的,在前期,能够分羹最多的也就是造船和棉花了。”张少陵抿了口茶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妹夫大人点拨!”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