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哪三策?”

    全班顿时都兴奋了起来,这么难对付的异族居然还能有三种计策,院长也太猛了吧。

    张少陵自信一笑,摆了摆手道:

    “其一,抽骨战术。把佛教僧侣们放过去传道,让他们带上食物去救济牧民。当游牧民族习惯了接受施舍和慈悲为怀的思想,那么这个游牧民族就像被抽掉脊骨的野兽,就再也跑不动、站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毒蛇战术。派出多支游击小队,携带毒药进入草原,找到他们的水源地进行投毒,敌进我退,敌退我进,直接实现灭种式的草原清理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腐化战术。世间有一种植物,名字就不和你们说了,会让人无限上瘾并失去理智,给这些游牧民族的头目来上一些,强敌?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张少陵冷漠一笑道:“不过由于三策一个比一个歹毒,正常来说用第一个就可以了,可若是哪个部落不识趣,主动生起事端,那还是灭掉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的恶人已经够多了,容不得这些渣滓继续猖狂!”

    学生们顿时被张少陵突然流露出的狠辣,给吓得呆住了,好可怕啊~

    只有杨柳晴是满眼星星地看着张少陵,哇,好霸气,好帅呀~

    师生们对视了几十息后,多动症儿童程处默坐不住了,站起来问道:

    “院长,还有个倭奴国没有介绍呢?”

    “倭奴国,是汉朝给它取的名字,这个国家坐落在负地之龙部族之上,而负地之龙爱好争斗,一争斗就容易引发火山和地震,所以倭奴国注定千灾百难。”张少陵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院长,负地之龙有哪些呢?”周兴兴这时候也好奇地举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负地之龙共有两大部族,其一,生活在西牛贺洲的地中海一直到中土天洲的喜马拉雅山一线,大唐西部和南部的地震大多时由此部族争斗导致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大唐东海之外是一片超大海域,名叫太平洋,负地之龙的另一部族便是环绕着太平洋生活,大唐东部、林邑一线和倭奴国的地震便大多由此部族争斗导致的。”

    刷刷刷——

    所有学员顿时三观刷新了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,怪不得除了西南部和东部沿海,其他地方倒是几乎没有听闻过有地震发生。

    张少陵笑了笑,又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,倭奴国东边那块海域倒是有不少好东西,那边有一个大渔场,有着大量的海鱼可以捕捞,其数量完全可以供养2个多大唐的肉类需求!再往前到达阿拉斯加海域,海底更是有大量帝王蟹可以捕捉。”

    想到帝王蟹的美味,张少陵不由有些流口水,便问道:

    “哪位同学家里有海船啊?”

    坐在后排的周彪站了起来,说道:“院长,我乃东吴都督周瑜周公瑾的后人,我家族里有不少海船,可都不能跑太远。”

    “跑不远那就改良啊,那么多鱼捕捞回来,你改良花再多钱都能千倍万倍地挣回来。”

    张少陵摇了摇头,傻孩子,我告诉你们这么多海外信息可不就是指望,你们通过家族的力量来加快推进大唐对外探索的进程嘛。

    对比后世,大唐的物资种类实在是太匮乏了,又怎么满足得了好玩、馋嘴的张少陵呢?

    “嗯,好了,这节课就先到这里,我们是每隔五天就放两天假,有想回家的就回去,不想回去的可以留在书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量信息的教导和放假预留出的空间,注定了今晚不会是个平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皇宫,甘露殿

    听李泰讲完今天课堂所闻后,李世民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张少陵,真圣贤啊!

    天人书院不藏私,是好也不好,好是对大唐有利,不好是对皇室不利!

    “来人,宣李孝恭、李靖、李绩入宫,商议突厥等族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宣房玄龄、长孙无忌、杜如晦入宫,商议占城稻移种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再宣工部尚书、侍郎,庐江周家和江东周、顾、陆三家在长安的主事人进宫见朕,商议改良海船事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张少陵躺在山洞的床上已然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~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也惊醒了熟睡的张少陵,自从掌握了独孤九剑,他的感知就是这么敏锐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杨柳晴。”少女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聊聊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言简意赅杨柳晴,张少陵无奈揉了揉脸,起床打开门。

    看着门口,身姿优美却面无表情的妙龄少女,张少陵笑道:

    “聊啥啊?”

    “为何助唐?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?”张少陵有些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帮助大唐?”杨柳晴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姓杨,又对大唐不满,看来和大隋有点关系咯。”张少陵摸了摸下巴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娘只是个丫鬟,杨广是我生父。”杨柳晴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算个前朝公主了,不过我没帮大唐,我只是在帮助苍生而已。”张少陵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大唐会越来越强盛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只要李二够圣明,大唐强盛也没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李世民变昏庸了呢?杨广最开始也是圣明的。”杨柳晴反驳道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直呼自己父亲姓名的小姑娘,张少陵不由觉得很有趣。

    他望了望桌子上的蜡烛,只见飞蛾不要命地往烛火上扑过去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想做皇帝的人很多,昏庸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换一个就是!”

    (PS:求鲜花!求月票!求收藏!)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