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,张少陵再次来到书院,今天他要上第二节课了。

    “院长好!”

    在班长李恪的带领下,全班同学起立,向张少陵问好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李恪是班长,张少陵也不知道啊,投票投的。

    在昨天的班干部选举中,李恪以最高票当选班长,王福峙是副班长,骆宾王是学习委员,李雪雁是文艺委员,李娃是生活委员,而身份最尊贵的李泰,反而就只混到一个卫生委员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好,今天我们要学习一下世界有多大。”张少陵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中土天洲、东胜神洲、西牛贺洲、北俱芦洲和南瞻部洲。”李泰趴在桌上,闷闷不乐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大家可知道各大洲分别是什么样子的啊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全班齐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今天,我们就先从中土天洲开始学起,中土天洲有哪些国家大家知道吗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唐、林邑、天竺、突厥、吐蕃、薛延陀、倭奴以及其他小国。”李雪雁举手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说的不错,大唐十道三百六十洲我就不和你们说了,这个你们自己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着学生们纷纷点头,张少陵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首先,我们来看林邑,位于交州往南,也是和以前三越之地接壤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山河相间、山高谷深、纵列分布,由于高温多雨的气候,催生了高大的林木和独特的水果和作物,比如美味的菠萝、芒果、山竹等等,再比如可以和晚稻错季种植的占城稻,若是移种到江南这边,那每年稻米产量可以翻上一倍。”

    李泰猛地站了起来,要知道作为越州大都督的他,封地就在江南道。

    “院长,请问占城稻真的存在吗?”李泰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存在,除了江南道,你像淮南道、剑南道、岭南道都可以移种。”张少陵解释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李恪也不由站了起来,他是益州大都督,封地在剑南道。

    李恪和李泰对视一眼,满满的战意流露出来:待会一下课,我就安排人去林邑,这占城稻一定是我先发现!

    张少陵自然注意到了这两人的想法,不过他并不在意,搞农业本质上就是为了百姓。

    想挣钱的话,张少陵让工业跑动起来,那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?

    “第二个国家叫做天竺,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佛宗之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个国家宗教可太多了,而且人口也不比大唐少,只是它的阶层太明显,是个典型的奴性国家。”张少陵再度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阶层有多明显?”李娃举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最高层是主管宗教和知识的婆罗门,他们主导这一切;其次是国王贵族构成的刹帝利,他们负责统治和治理国家;剩下的吠舍是平民,而首陀罗则是奴隶。”

    “哇,那这么说菩提树下成佛的如来佛祖是婆罗门咯。”爱好打听三教九流的李娃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我们常说的如来佛祖也就是释迦摩尼,他是释迦族的王子,本来属于刹帝利,但在他创造佛教后,释迦王族也就完成了阶层晋升,成了婆罗门!”张少陵翘嘴一笑道:

    “所以说,我泱泱华夏都难有绝对的圣贤,小小天竺又怎么可能有呢?他创立佛教的行为和骆宾王想振兴家族没有本质上的区别,只是做得更加光鲜亮丽,更加具有才能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刚也说了,他们阶层非常明显,所以只要你们能威胁到婆罗门和刹帝利的生命安全,那你们就能得到数千万免费劳作的奴仆。”

    “嘶~”所有同学都不竟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能够改变这个国家吗?他们的底层民众太惨了。”李娃问道。

    许是在天人书院感受到了“世间有大爱”,她最近有点朝圣母变化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唯一的办法就是杀,把天竺15岁以上的人全部杀完,然后进行思想改造,才有可能实现。”张少陵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为什么要改变他们?尊重不同国家的文化其实更加重要,阶层这个东西有句话讲的很好:心之何如,有似万丈迷津,遥亘千里,其中并无舟子可以渡人,除了自渡,他人爱莫能助!”

    “真的爱莫能助吗?”李娃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两种方法,其一就是刚刚提到的杀,把不愿意改变的杀光,那就认同了啊;其二是渗透,如果我们的文化远远优于他国,我们的国民远远幸福于他国,那么不用我们去帮,他们自己就会主动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了,就和鸿胪寺的那些遣唐使一样。”李娃点了点头后坐下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突厥、吐蕃和薛延陀,本质上都是游牧民族,除了吐蕃由于在高原上会有高原反应,人们呼吸不便外,也没什么太多好说的。”张少陵笑着继续介绍到。

    “可这三族是我大唐的心腹大患,每年都侵犯大唐百姓,院长您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薛礼,也就是薛仁贵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简单,我有三策可以解决。”张少陵笑道。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