却说退朝后,程咬金一个人往家走去。

    他今天一整天都是非常高兴的,整个大唐就只有两头的荷斯坦奶牛还被他搞到了一头,你说能不高兴嘛。

    虽说是舍了一把名剑,可奶牛的牛奶可以喝的,名剑能吃吗?

    哼着小曲,得瑟的程咬金走到了自家卢国公府的门口,突然眉毛一皱,感觉事情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要知道以往这个时候,那两个爱好溜须拍马的看门小吏,早就跑过来帮自己脱靴子了,今天这人呢?

    轻轻推开门,果然,那两个小吏晕倒在了门后,不远处的家丁和卫士也横七竖八地倒在花丛之间。

    牛眼瞪大,拳头捏紧,程咬金有些怒火攻心,特娘的,居然惹到我混世魔王的头上了。

    从李世民登上皇位,靠着从龙之功获封国公之后,程咬金就没被这么招惹过!

    “獠奴!”程咬金喊道。

    “奴在!”

    庭院的井底突然钻出一个身穿囚衣、披头散发的野人,朝着程咬金跪下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来了个老头,拿走了牛,奴打不过他。”獠奴低下头颤抖着说道。

    居然连獠奴都打不过?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程咬金顿时觉得有些棘手,要知道獠奴可是之前铁山獠人的大将军,武力堪比宗师高手!

    “看来有些小瞧天人书院了,居然藏有宗师高手!”程咬金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宗师高手在大唐,那就是王炸级别的,全天下无论是明面上还是私底下的,加起来都不会超过30个。

    甚至没有宗师高手的家族绝对称不上真正的顶级家族,起码程咬金家是没有的,最强的也只是准宗师级的獠奴。

    而像皇室、清河崔家、孔圣一脉、长孙世家这种最最顶级的家族,才会出现2个以上的宗师高手。

    “那人还有说什么话吗?”程咬金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留了一份信在主人的书房。”獠奴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咬金急忙跑到书房,看到插在墙上的一封信,打开——

    “卢国公,混世魔王在世俗稍微混账一点便就可以了,混账得过份了,那就只能去阴间做混世魔王了,您知道天人书院要杀你,除了秦琼会不满外,没有任何人会阻止!!!”

    冷汗从程咬金的额头滑落,这话没有说错,世间没有任何人敢杀自己,可天人书院绝对敢!

    先不说玉米、红薯之类还没出现的东西,仅仅灭蝗策略展现的圣贤之才。

    张少陵若想杀自己,那陛下还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    自己若想杀张少陵,先不说那个宗师高手会不会放过自己,只怕李世民养的供奉们都会提前把自己废了,以绝后患!

    自己能为大唐做的贡献,已经是有限的了,而张少陵,才是那个有能力能让大唐不朽、让李世民成就万古一帝的人!

    想了一会,程咬金便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态度和张少陵相处了,他整理了一下衣冠,出门朝秦琼府上走去。

    记得二爷家里有倚天、青釭两把曾经魏武帝的佩剑,就拿这两把去给张少陵赔个不是吧。

    惹得起的使劲混世,惹不起的赶紧服输,这就是程咬金的处世之道,也是他后来能成为“九千岁”的诀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长安城大门

    老苟牵着奶牛就准备出城回天人书院去。

    他是觉得刚才的威吓,必然能让程咬金这个“聪明人”搞清楚分寸!

    这个老程也是心里没数,张家的便宜是他能占的吗?

    要知道张少陵家的管家可是当年正一盟道子张太初的护道者,更是两双手数得过来的大宗师之一!

    “苟老先生,下午好啊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骑着骏马突然从旁边露出头来,身边还跟着2名看上去仿佛没有生机的年迈老者。

    宗师高手!还是两个!

    老苟的眼神不由缩了缩,这双拳可难敌四手啊!

    “长孙大人有何吩咐?”老苟拱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次可不许在长安城威胁国公了,不然激怒了陛下,张少陵也保不住你。另外,你给我带个消息给张少陵。”长孙无忌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毕竟凌烟阁排第一的存在,就权谋而言,长孙无忌那就是大魔王级别的。

    三言两语,老苟此刻就不由有些冒冷汗了,他发现所有问题都考虑到了,却没有考虑到李世民的看法。

    毕竟,在长安城威胁朝廷公爵,那是直接打李世民的脸,在李世民的头上拉屎啊!

    “是什么消息?”老苟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四天后晚间,小女长孙无忧过十五岁生辰,特邀继圣公大人前来赴宴!”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