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天,张少陵还不知道自家书院学生拉帮结派的事呢。

    “莺莺,我上课去了。”张少陵冲坐在庭院里看书的崔莺莺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去吧,你不是喜欢收藏名剑嘛,干将莫邪在我清河崔家,我已经修书给兄长,让他将之纳入陪礼里面。”崔莺莺微笑着眨了眨眼睛,又说道:

    “另外,鱼肠剑在范阳卢家,紫电青霜在太原王家,这三把剑你可以从书院的学生这边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,回头上声乐课我再叫你。”张少陵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,得到承影剑真的只是个意外,难得崔莺莺还去了解其他名剑的下落。

    不过,集齐天下名剑这个爱好,还真是蛮有挑战性的嘛。

    来到书院大门口,还没等张少陵说话,老苟就从门卫室里面窜了出来,哀嚎道:

    “院长,大事不好了,程咬金那混世魔王,昨天夜里趁我不注意,把奶牛给偷走了一头!”

    嗯?我说程铁牛这货为啥非要住一晚,原来是打奶牛的主意,张少陵不由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无赖行为在我这里可行不通,老苟,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去办。我的要求是把奶牛带回来,然后稍稍教训一下程咬金。”张少陵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程咬金那可是朝中大将,奶牛还是在国公府,您这让我老苟怎么办嘛。”老苟哭丧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办不好,就别回来混吃混喝了,连头牛都看不住,你这宗师高手有点水啊。”

    张少陵可不给老苟辩解的机会,真当我看不出来你是宗师呢?

    你在我这隐姓埋名没关系,装傻充愣也随你,可要是想混吃等死,那是不可以的哦。

    “什么宗师高手啊,院长您是不是高估我老苟了?”老苟连忙辩解道。

    张少陵没有理会他,直接往书院授课的知行书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,教室里学生们都已经到齐了,马周正在维持着课堂纪律。

    看到张少陵来到门口,马周连忙躬身问好道:“院长早上好!”

    “院长早上好!”书屋的学生们也全体起立,齐声喊道。

    张少陵满意地点了点头,扫视了一圈,说道:

    “嗯,同学们好,今天开始我们就正式开学了,你们也将踏上学习之路,直至顺利毕业!”

    “而我们开学第一课的内容就是:问清自己!”

    “问清自己是谁?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课堂顿时安静下来,每个人都陷入了冥思苦想之中。

    对啊,自己是谁,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呢?

    李娃是第一个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的,她站起来说道:“我是因家庭饥荒而被卖掉的李娃,从青楼沉沦中走了出来,我要消灭饥荒并解救更多在沉沦中无法解脱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要怎么才能消灭饥荒和帮沉沦的人解脱吗?”张少陵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能得到院长您说的神农鼎,那饥荒就可以消灭,沉沦这方面我还没有想到。”李娃自信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相信你在今后的学习中会找到答案的。还有谁想好了吗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院长,学生骆宾王想好了。”骆宾王站起来说道:“我是刚刚丧父的不肖子孙,我从一个破落的士族中来,誓要重振我的家族!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家族要强盛到什么程度才算重振呢?县望?郡望?还是天下望?”

    “呃,应该是郡望。”犹豫了一会儿,骆宾王回答到。

    “群望家族需要出多名宰相,那你得好好谋划一下,如何自己晋升?如何培育家族其他人?”张少陵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院长。”骆宾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然后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位面无表情的,是叫杨柳晴吧,你来说说看?”

    看着坐在最后一排的冷艳少女,一副莫不关己的样子,张少陵不由主动点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杨柳晴,灭门,复仇!”

    杨柳晴坐在那里,静静吐出8个字,便又陷入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好学,所谓复仇,以命相博实属下策,而拿走敌人所有的一切,使其变得一无所有,才更解气!”张少陵点了点头,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所有人都将“自己是谁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”说了一遍,除了程处默那几个真的不知道的纨绔,以及李泰和李恪这两个不方便当面透露的皇子。

    张少陵也籍此明白了多数学生们的意向,这对于他今后的教学会很有帮助。

    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,借着追梦名义的努力,也才更容易落到实处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的第一课也就到此为止了,后面的课程就由马周带你们上语文和历史课吧,下课!”

    “院长再见!”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