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,好一个天下再无蝗灾!”李世民听到这句话,垮下来的脸色才再次恢复了笑容。

    虽说给狗封爵位,他会被世人嘲笑,可若是这条狗是除蝗灾的功臣,那李世民就真正能够得到天下人才的认可了。

    你看连狗都能得到重用,你若有才还怕被埋没吗?想到这里,李世民看阿黄的眼神顿时变得慈祥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,你这阿黄和那些鸭子朕就先带回去了,番号挂在北衙禁军下面,就叫扫蝗营,阿黄朕就封它为泾阳县子、扫蝗校尉,张少陵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就听老李的呗,都说君无戏言,我觉得你这些信用还是有的。”张少陵笑着说道,这个“扫蝗营”的番号还真是简单粗暴啊。

    倒是李世民满带深意地看了看张少陵,刚才自己可是自称“朕”了的,这小子居然还敢叫朕老李,属实是胆大包天!

    “那朕今天就先走了,蝗虫我会去安排各地收购,收购的钱你出三成,磨粉和养鸭的事情相应的也就交给你了,收益你和朝廷对半分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,交给我吧。”张少陵差点笑了出来,这李二是不知道这里面藏的商机啊,这钱多好挣啊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张少陵高兴一会儿,程咬金插嘴来了句:“别啊陛下,我程家也愿意为朝廷分忧,干脆收购的钱程家和继圣公各出2成,然后磨粉和养鸭的收益对半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那就这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了点头,就带着房玄龄和阿黄离开了,当然后面还跟着200只奉化稻田鸭!

    “我说老程,你倒是会见缝插针啊!”张少陵无语地看了看程咬金,这货投机倒把的敏锐度也太强了吧。

    “哎,话不是这么说,我老程也想和连襟共担风险嘛。”程咬金高兴得牛眼都眯了起来,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套近乎,我什么时候成你连襟了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崔家嫡女崔莺莺结亲了,而我的夫人崔氏正是崔莺莺的远房堂姐,你说咱们是不是连襟?”程咬金厚着脸皮攀起了亲戚。

    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张少陵对于程咬金这种无赖那还真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管他呢?不过一门鸭子产业罢了,在这个大唐,哪怕一坨屎,张少陵也能把它变成黄金!

    “鸭子的事情算你入伙,你可以走了。”张少陵不耐烦地准备送客。

    “别啊,好歹留我住一晚啊,我可是带了带了大礼来的。”程咬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礼物?”张少陵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把文人玩的剑,叫什么承影来着。”

    张少陵的瞳孔猛地一缩,承影剑!

    这可是殷天子三剑之一、位列十大名剑第十名的精致优雅之剑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少陵不由面带笑容说道:

    “哎,剑不剑的无所谓,主要是我就想和你程铁牛当连襟。那个剑在哪?我去帮连襟看看,别搞丢了!”

    程咬金牛眼瞪大,不是吧,这张少陵怎么感觉,比我老程还无耻啊!

    “剑已经送到张家了,这下我老程可以留下住一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当然可以,新建了两间教师茅屋,你去书院找老苟说一下就可以了,我回家吃饭去了。”张少陵摆了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这程咬金肯定有啥“小阴谋”,但张少陵才懒得搭理他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少陵,只想见见那把精致优雅之剑!

    天机山下,张府

    一路小跑回来的张少陵找到母亲墨氏,问道:“娘,程咬金送的那把剑呢?”

    “放你书房了。”墨氏好笑地看着张少陵,原来世上还有能让这天才激动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张少陵连忙又冲进了书房,看着挂在墙壁上的一截剑柄,只有剑柄不见长剑剑身,但是,在另一侧的墙壁上却隐隐投下一个飘忽的剑影。

    果然和史料上记载的一模一样,张少陵激动地拿起承影剑,使出从系统里抽取到的《独孤九剑》第一式——总决式!

    剑意在书房中肆意纵横,所有的毛笔也跟着剑意舞动,整个书房仿佛变成了一个剑的世界。

    收!

    张少陵平心静气,将承影剑放回墙上,所有剑意瞬间消弥于无痕。

    【叮~书院共新增学员20人,恭喜宿主获得积分200点,请问宿主是否抽取?】

    “给我梭哈!”

    【叮~2次初级抽奖进行中……】

    【恭喜宿主获得:未知的快递盒*1,劳力士机械表*1】

    (求鲜花!求收藏!求月票!)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