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不愧是以后会编写《括地志》这本地理学专著的大佬,观察还真的是犀利啊!

    作为地理老师出身的张少陵,非常欣赏地看了看李泰,这个未来的同行。

    随后,张少陵又将目光投向另一个衣着简朴的小胖子,问道: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,为什么别人割麦子时,你一直在盯着鸭子看个不停。”

    “院长,我叫唐虎陆,我看到鸭子在吃田里的虫卵,我就在想,吃了虫卵的鸭子是会变得有毒,还是会变得更加美味。”小胖子唐虎陆说道。

    呃,这货角度这么刁钻的嘛,张少陵也真是醉了,他还以为唐虎陆发现了鸭子的治蝗作用呢。

    “嗯嗯,观察的都很细致,这样李泰和唐虎陆也直接晋级,剩下的人由老苟和马周综合计算出三关的总分,取前五名晋级!”

    张少陵一句话将整个选拔定下了基调,李泰等五人被老苟带往了学生宿舍,而其他人则跟在马周后面前往书院,等待计分结果。

    倒是房玄龄跑到田野里探查了一番,随后颤抖着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,房相?”程咬金大大咧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蝗虫卵,好多的蝗虫卵,蝗灾,蝗灾就要来了。”房玄龄颤抖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蝗灾?农司、屯田郎中和钦天监都是干什么吃的?”李世民愤怒道,要知道这可是蝗灾,和旱灾、洪涝齐名的三大亡国之灾啊!

    “陛下,房相你们先不要急,你们想想张少陵这小子明明知道蝗灾,还把我们带到这里来,说明了什么?”一旁大智若愚的程咬金笑着提醒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和房玄龄眼神一亮,对啊,张少陵这小子肯定有办法啊,想来允许自己来看就有这方面的考量在。

    “事关苍生,若继圣公大人有办法,还请不吝赐教。”房玄龄躬身求教道。

    没办法,容不得房玄龄不急,蝗灾只要爆发,那首当其冲的就是作为首相的他。

    历史上,房玄龄在贞观三年,由首相的中书令降为副相的尚书左仆射,说到底,贞观二年的蝗灾就是根源!

    “张某自然是有些小办法的,有上中下三策,不知几位想听哪一种?”张少陵不急不忙地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策。”程咬金想都没想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倒是李世民和房玄龄秒懂了张少陵的潜意思,便问道:“上、中、下三策各价值多少?”

    “阿黄过来!”张少陵冲不远处的小黄狗招了招手,恶趣味地说道:

    “阿黄是最早跟随我的小跟班,一直任劳任怨,我不能亏待它啊,就想帮它谋个爵位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下策呢?”李世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策免费,只需老李你带头吃蝗虫就可以了,蝗虫无毒,营养价值堪比鸡肉。”

    “中策和上策呢?”

    “中策男爵爵位,上策子爵爵位。”张少陵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不由苦笑,这给狗封爵位,可就真成天下笑柄了。

    上一个这么干的,还是那个诛杀兰陵王的北齐昏君啊!

    房玄龄看出了李二的顾虑,主动劝谏道:“《汉书贾谊传》里提及过一句谚语,叫欲投鼠而忌器,陛下明明知道给狗封爵,就能够得到治蝗之策,却又担心天下百姓将陛下视为北齐昏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明君与昏君的区别不应该是日常行为,而是能否想民之所想、解民之所忧,要知道昏君也会处理政务,明君也会吃饭睡觉啊!”

    李世民闻言,稍作犹豫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在能听取下属建议的君王里,李二排第二,绝对没人敢排第一。

    “把建议都说说吧,张少陵,若是真的有用,封条狗做子爵,也没什么不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张少陵笑着摸了摸阿黄的狗头,说道:“中策是让鸭子吃蝗虫,我这有一种鸭子名叫奉化稻田鸭,每只每天能至少吃掉200多只蝗虫,更喜爱啄食虫卵,既治根又治本!”

    “至于上策,乃是兵分两路,派出鸭子大军扫荡天下蝗虫,这个阿黄可以亲自带队;再由朝廷按照一定的市价向百姓收购蝗虫,弥补一下民众因蝗灾造成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将收来的蝗虫磨成粉末,蝗虫粉乃是各类家禽家畜生长的优质饲料。这样我们便可以通过饲料来养更多的鸭子,把鸭肉的价格打下来,改善民生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鸭子的数量多了,就可以低价卖给民众小鸭仔,这样家家户户都有能吃蝗虫的鸭子等家禽后,那么从今往后,天下将——”

    “永无蝗灾!”

    (PS:今天是520,糖葫芦祝愿各位书友有情人终成眷属,也为单身狗的自己求一点鲜花,求一点收藏。)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