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过得飞快,眨眼间就来到了下午。

    天机山脚下的一块农田里,30名学子正在好奇地四处张望,只见农户们正在收割麦子,几只鸭子在田野里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学子们疑惑着,难道第三关考验就是干农活吗?

    不远处,吃了一只烧鸭的李世民等人跟着张少陵一起走了过来,想要一睹,第三关的考验会怎么进行。

    人群里,李泰、房遗直和程处默两兄弟都不由吓得抖了抖,这,老爹他们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他们可不知道,那几个二少见到他们,就跟见了鬼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还在高兴地讨论着刚才的烧鸭有多美味。

    哼,什么烧鸭,那叫烤鸭好不!张少陵傲娇地想着,随后走到前方,说到:

    “同学们好,我是天人书院的院长,我姓张,你们以后叫我院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院长。”学子们齐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好,今天这第三关,你们只需要去帮助农户们割麦子就好了,这一关的关键就是要让我看到你们的亮点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院长,什么叫亮点?”李泰看着眼前的张少陵,这个只有12岁的院长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亮点就是你的特色,你和别人不同,但又闪闪发光的特色。比如,我一提祢衡这个人,你们想到了什么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狂妄自大。”

    “三国第一狂人!”

    “狂士。”

    “狂到没边了。”

    想都没有多想,学员们七嘴八舌地回答道,张少陵听后笑道: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那么多,共同点是不是都是——狂?所以祢衡的亮点就是狂!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学子们似懂非懂地回答道,这个时候说不懂,岂不是承认自己比别人笨嘛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就赶紧干活去吧。”张少陵大手一挥,仆从们连忙将镰刀等物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咋一见镰刀这新鲜事物,学子们也是高兴地挥舞着镰刀,如同松开了绳子的哈士奇一般,朝着农田奔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张少陵,干农活就是你想到的考验?”李世民有些失望地问道,要知道前两轮考验都是很有特色的。

    “老李,你好像只看到了第一层。”张少陵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,有什么讲究吗?”李世民虚心问道,心说,这难道又是哪个大洲那边的风土人情吗?

    “你看程处默跑到农田的第一件事是干嘛?而其他人呢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去问了下老农,其他人都直接蛮干。”李世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就是程处默的亮点了啊,谋定而后动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处默这小子有出息啊,谋定而后动,嘿嘿嘿。”旁边的程咬金一听,自家儿子可以啊,便不由大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少陵没有理他,而是又将手指向李泰,说道:“老李,你再看看你儿子,他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世民顺着手指看了过去,顿时气得牙都差点咬碎了。别人都在干活,而李泰这小子居然在翻土玩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和我说,这也叫亮点吧。”李世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亮点,老李你等会儿就知道了。”张少陵露出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神秘笑容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干农活搞得满头大汗的学子们被老苟叫了回来,躺在睡椅上的张少陵连忙爬起来,笑道: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们干农活吗?”

    学子们纷纷摇了摇头,这个他们是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连庄稼怎么种、怎么收都不知道,坐上宰辅的位置岂不是祸害众生吗?所谓,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”

    张少陵笑着吟诵了一首诗,接着说道:“一首《悯农》送给大家,愿与诸君共勉!”

    “好诗好诗,万业农为本,民以食为天,这首《悯农》写得好啊!”一旁的李世民忍不住击节赞叹道。

    张少陵听后理都没有理李世民,这李二在我的主场还想出风头?

    想得美!

    “下面我将继续公布几个有亮点而直接晋级的学员。”张少陵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程处默,做事情前,先问老农经验,谋定而后动!”

    “房遗直,收割麦子时,一刻都没有停歇,收到了最多的麦子,正是心诚则灵。”

    “程处亮,有一位老农假装晕倒,你们都无动于衷,只有他跑了过去悉心照料,此乃仁义之范。”

    学子们听后都不由鼓起掌来,的确他们很多人在割麦子时,都是虎头蛇尾,既没有投入进去,也没另辟蹊径,自然称不上什么亮点。

    “李泰,你刚才在翻土,是为了什么?”张少陵满是微笑地看向李泰。

    “院长,我在土里看到了一些虫卵,我就很疑惑这田里,它是向来就有这些虫卵的,还是说,有特殊原因导致田里长虫卵了。”李泰好奇地说道。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