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方的学员选拔开展得如火如荼,在书院的后方,本来美滋滋躺在睡椅上,喝着牛奶吃着“叫花鸭”的张少陵,迎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挺会享受的嘛。”李世民带着房玄龄走进书院,看着惫懒的张少陵,不由笑道。

    张少陵睁开眼睛瞅了瞅李世民和他身后的中年文士,抬了抬右手指了指旁边的石凳。

    “李老爷日理万机还有时间来我这小小书院?请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如上次所言,带孩子前来求学嘛。”

    见张少陵没有点明自己的身份,李世民也就按着他的意思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方面,是尊重眼前的这个超级大人才,历朝历代文采卓绝之人总是会有优待的;另一方面,李世民自己也挺享受这种没有君臣界限的交流,要知道即便是当年的秦王府十八学士和天策府诸位将领,如今见到自己都将分寸把握的太好了,不够亲切。

    “你旁边这位是?”张少陵又指了指房玄龄问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能跟在李世民身边的可大多是青史留名的人,这些以前只出现在历史书里的角色,张少陵又怎么不想认识一下呢?

    “这位姓房,你可以叫他房先生,乃是我李家的大管家。”李世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五相之首的中书令、邢国公房玄龄!张少陵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大唐共有五种宰相,分别是中书省长官中书令,总领朝纲,位居首相;尚书省不设尚书令,由左仆射和右仆射两名副官,共同主管六部,位居次相;门下省长官由两名侍中担任,核阅政务,位居副相。

    房玄龄作为从龙首功之臣,担任的便是首相中书令一职。而在贞观二年,其他四相分别是尚书右仆射长孙无忌、尚书左仆射萧瑀、侍中王珪、侍中杜如晦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老房啊,久仰大名。”张少陵同房玄龄问了声好,又看向李世民问道:“不知李老爷这次前来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李世民好笑地看着张少陵,这小子太聪明了,居然猜到不可能仅仅因为孩子上学就出宫。

    “我开门见山说吧,若是你能将红薯、玉米两件神物献给当今皇室,那么想必爵位能涨一等,世袭罔替,与国同衰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皇室就不想要神农鼎吗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神器乃有德又有缘才能得到,大唐不敢奢求那个福分,而红薯和玉米这两件衍生品就已经可以惠及万民了。”李世民眨了眨眼睛,显然他已经猜到了张少陵神器传说中的真假信息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张公,这爵位它不香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爵位与我何加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”张少陵摇首晃脑道。

    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?旁边的房玄龄眼神一亮,这不正是自己一直以来所向往的心态嘛。

    “继圣公高才,房某佩服,可献上亩产千斤以上作物绝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苍生谋福邸。房某听闻张公想继往圣之绝学,开万世之太平,不是是否是真?”房玄龄插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张少陵摸了摸鼻子,他总不能说当时就是觉得这话霸气才写的吧,那会显得很没腔调哎。

    “那有了献出神物的声誉在,何愁书院不能天下闻名,何愁往圣之学无人继承;而神物福及天下百姓,仓禀足而知荣辱,天下无饥荒,何愁不能万世太平?”房玄龄反问道。

    张少陵不由笑着摇了摇头,好一个“房谋杜断”中的谋略之房玄龄,自己险些就被他说动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李二不索要,自己也会把红薯和玉米推广开的,那天拾麦穗的刘寡妇带来的触动还历历在目呢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自己现在真没有这两个种子。

    “于我而言,爵位真的无所谓,至于种子我三年前就已经遣人去往东胜神洲了,可海途遥远,至今没有准信。”张少陵胡诌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能指望靠系统摸奖,看能不能欧皇一把,将红薯和玉米给抽出来。

    不然以大唐的航海条件跨越太平洋去找种子,纯粹就是厕所里点灯——找死!

    从张少陵的表情来看,这两件神物应该的确存在,但他现在没有也不似作伪,李世民和房玄龄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李某就静候佳音了。”李世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等待即可,该有的总会有的。”张少陵摆了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听闻张公娶了崔家的嫡女?实在是羡煞旁人啊。”李世民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之所以这么说,李世民就是典型的心理不平衡,恰了个柠檬在发酸,要知道他去年向崔家求亲可是被直接拒绝了啊。

    崔家向来是天下第一世家,无论是魏晋时的崔、卢、王、谢四姓高门,还是隋唐时的崔、卢、李、郑、王五姓七望,崔家始终都是排在世族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,张某娶谁不都正常嘛,大惊小怪。”张少陵翘起二郎腿,啃着鸭腿嘚瑟地说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这下更加不是滋味了,一旁的房玄龄也是面露滑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粗犷的大笑从门口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张少陵小子,我老程来了~”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