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的风,伴随着鸟鸣,在夏季的早晨让人觉得格外舒适。

    天人书院所在的天机山山脚下,马周和老苟正走在回书院的路上,不时相互攀谈。

    “马周你小子,太严肃了,我本来都打算去怡红院好好享受一番的,结果被你给拦住了。”老苟吐槽道。

    “苟老就不要和我开玩笑了,您要真想去,身为宗师高手,马周我也阻拦不了啊。”马周有些哭笑不得,这个苟老有学识武功高强,偏偏人不怎么正经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老苟讲道理,你以为和昨天那个叫王球的莽夫一样,动不动就武力解决问题嘛。”老苟自夸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您苟老讲究,可我不知,宗师高手哪怕在宫里也能作为供奉,为何您要在天人书院做个小小看门的呢?”马周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因为院长这个人,很厉害,苟某人活了五十有二,可从没见过一个人能够这般傲骨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傲骨法?”

    “视帝王和贱籍为一物,接到圣旨如喝水般随意,待奴仆如朋友般客气,和《道德经》中天道不仁视万物为刍狗,所描述的天道是那么相识却又截然不同。”老苟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哦?《荀子》中也有类似的话: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。您是说院长的思想已然和天道趋于一致了?”马周虚心求教道。

    “是,却也不是。”老苟先是点了点头,随后又摇了摇头,正当他准备进一步解释时。

    “嘎嘎嘎噶嘎嘎嘎~”

    一群鸭子的叫声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    正所谓,一声嘎嘎先至,随后百鸭冲锋。只见两百只绿头灰羽的鸭子在小黄狗阿黄的驱使下,奔波在山间的溪水边觅食。

    “书院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鸭子啊?”老苟奇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院长养来吃的。”马周猜测道,毕竟这么肥美的鸭子,做起来一定很好吃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去问问院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老苟摇了摇头,回去问张少陵就知道了,便加快速度向书院走去,马周见状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书院里,张少陵此时正在指挥着仆从搭建新的建筑,包括学生宿舍、公共厕所、门卫室等等。

    看着老苟和马周回来了,张少陵不由笑着说:“回来了?宣传效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又指了下桌上的两杯牛奶道:“来先喝杯奶,坐下慢慢跟我道来。”

    老苟和马周走了过来,怪异地看了牛奶一眼,心道“没想到院长还有喝羊奶这种爱好”。

    可成年人还喝羊奶?马周不由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倒是老苟是一点都不客气,只见他拿起一杯“羊奶”就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嗯?不对,这不是羊奶!

    牛奶入口的瞬间,老苟脸色一变,随后眼神怪异地看了看张少陵。

    没想到大人都这么大了还喝奶,好变态哦。

    好吧,没喝过牛奶的老苟,把牛奶误以为是母乳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和苟老已经将书院招生的消息放出去了,以平康坊的信息传播速度,怕是最迟明天下午,整个关中的百姓都会知道此事。”眼见张少陵没有强制要求喝牛奶,马周高兴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马周你是个人才!”张少陵夸奖道,不亏是能够历史留名的人,做事情就是直接,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“不敢,此事多仰赖苟老先生,马周只是起了个跑腿的作用。”知晓老苟是宗师高手的马周可不敢独吞功劳。

    万一老苟和那天那个护卫王球一样暴起杀意,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可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“那也给老苟点个赞,他是人精,其实我都不想夸他的。”张少陵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院长,那些鸭子是怎么回事?”老苟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奉化稻田鸭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阿黄带着的200只鸭子,不知道是不是奉化稻田鸭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,养来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养群鸭子干嘛,嘎嘎嘎的吵得很。”老苟吐槽道,他总觉得鸭子的叫声是在嘲笑自己。

    “鸭肉温补,咸鸭蛋更是人间美味。”马周在旁边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止于此哦,这帮鸭子起码可以帮人得一个子爵爵位,我准备把这群鸭子交给你们中的一人打理,你们谁愿意?”张少陵问道。

    穿越前张少陵只是个普通打工仔,领导承诺的全都是画饼,让他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而如今,张少陵成了决策者,那么他绝对不会亏待身边的人,跟他混就是吃香的喝辣的!

    “我老苟就算了,我听到它们嘎嘎嘎我就烦。”老苟捂住耳朵疯狂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想靠个人能力,不想靠群鸭子。”马周婉拒道,他其实是有些不相信,这么说只是在维护张少陵的面子。

    也确实,靠鸭子封爵从古至今就没有过,不信才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,鸭子还是交给阿黄看着吧。”张少陵也不勉强,想了想又道:“关于大后天招生的具体选拔,你们要去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院长请吩咐!”老苟和马周同时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选拔分三步,一为毅力考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