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人书院招生的消息在平康坊看客们的大肆宣传之下,逐渐向着全天下铺开,广为人知。

    可惜由于招生三天后就开始了,真正能够赶去参加天人书院门生选拔,也只有关内人士了,其他远点的地方得知消息,比赛早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关陇八大家,京兆韦家

    韦挺正在翻阅公文和账本,作为韦家的家主,又在朝中担任尚书右丞,也就是宰相助理的职务,他每天的工作都是格外的繁忙。

    “父亲,孩儿有一事想要征询一下您的意见。”韦待价突然走进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何事?尽管说来。”韦挺满脸微笑,自家这儿子天资聪慧,5岁便看得懂兵书,实为韦家的麒麟儿。

    “孩儿想去天人书院读书。”韦待价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?就是继圣公张少陵开的那家书院?”韦挺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“可张少陵主要是荫血脉得的爵位,他不一定有真才实学啊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认为当今唐皇如何?”韦待价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虽得位不正,但帝王心术、治国之能、容人之量皆是上上之选!”韦挺公正地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那父亲认为仅仅血脉便能够让唐皇封公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张少陵此子有让唐皇都重视的才能?”韦挺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父亲,这也是我想去天人书院读书的原因。”韦待价傲然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可以去,但需多多提防,张家毕竟和五姓七望之首的清河崔家结亲了,而五姓七望向来与我关陇八家不对头,咱们不得不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姓七望,太原王家

    年迈的家主王凝卧坐在银杏树下,对面一个小辈跪立,两人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“福峙,你去天人书院吧。”王凝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大伯,可父亲的《文中子》还没有整理完,福峙不想去。”王福峙摇了摇头,作为已故大儒王通的儿子,除了自家父亲,他才不认可其他学说,更别说是拜入只有12岁的张少陵门下了。

    “整理《文中子》你现在学识还差的远呢,不急于一时,去吧,去天人书院这个即将的学术争论中心看看,思想不争论就如同死水,又怎么能不断进步呢?。”王凝不容拒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关陇八家和五姓七望都派出自家子孙去求学,是顶级世家对天人书院的关注,那么天人书院不问出身的招生规则则吸引了更多关内上至王公贵族、下至佃户奴仆间璞玉的关注。

    河间郡王府,高贵的少女看向城外天人书院的方向,眸中星光点点。

    卢国公府,程处默和程处亮挨了顿揍后跪在祠堂里背书,开始入学筛选前的临阵磨枪。

    得月楼,名妓李娃变卖完全部首饰,拿出所有积蓄给自己赎了身。

    博山县,丧父的少年承载着父亲生前的遗志,背上了前往长安的行囊。

    长安城的桥洞里,小乞丐孜孜不倦地看着偷来的书籍,满足着自己的求知欲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,后花园

    正值盛夏,池塘里的荷花盛开了,长孙皇后便带着几位公主一起看鱼赏花。

    “母后,听说无忧姐姐不见了?”长乐公主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丽质,你不用担心,无忧已经找到了。”长孙皇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那无忧姐姐是被人抓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你舅舅和我说过了,是无忧跑到天人书院去了,结果被张少陵那顽童给关起来了。”长孙皇后想到这,也不由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哪个说东胜神洲有神农鼎的张少陵吗?”旁边的襄城长公主不由问道,她对于神话类的东西非常感兴趣,

    “是他,这个小顽童可是藏了不少好东西,陛下可是觊觎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有什么好东西,难道皇宫没有吗?”长乐公主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神农鼎可能是假的,但红薯和玉米这两种作物大概率就是真的了。因为只要谎言里面有九成是真的,那谎言就是真理了!”

    “不懂不懂,母后你可以带长乐去天人书院看看吗?说不定我可以挖到什么宝贝带回来。”从来没有出过宫的长乐对于宫外的世界还是充满好奇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丽质你想挖到什么宝贝啊?”

    李世民从远处走了过来,听到宝贝女儿憨态可掬的话语,不由宠溺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带我去天人书院好不好?”长乐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吧,三天后我要先带青雀去办理入学。”李世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父皇偏心!”长乐将小脸扭到一边,以示抗议。

    “丽质,父皇是担心你的安危,入学那天人很多的,你要被坏人抓走了怎么办?”襄城长公主在旁边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3岁小孩子,怎么可能被抓走嘛。”年仅8岁的长乐据理力争道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姐姐乖巧,妹妹可爱这一副人伦美景,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不由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随后想到如此懂事的襄城公主也才12岁,一个想法同时在李世民夫妇的心底涌现。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