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城,平康坊

    靠近东市,又与皇城距离不远的平康坊,堪称长安最风流之地,较后世那种纯粹的秦淮河色彩,“以色事他人,能得几时好”的文化使得这一娱乐区域更添几分文韵。

    无数来往于此的高官豪绅、士族才子、遣唐使、胡姬、昆仑奴,搭建起了一个唐时的万国!

    在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也提供了信息传递的桥梁,天下消息最灵通之地属长安,长安消息最灵通之地属平康坊,老苟和马周的招生宣传地点便选在了此地!

    “嗨呦~嗨呦~嗨呦~”

    路旁空地,老苟扯起号子便是大声呼喊,不间断的吼叫顿时吸引了大量围观的路人。

    这是马周走到搭好的高台上,大声说道:

    “此间诸君,可知当今圣上为何封一12岁少年为继圣公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此子是五圣血脉嘛。”围观路人中一年轻儒生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吧,我怎么记得,继圣公乃天人书院院长,手握神农鼎之秘。”另一个中年商贾说道。

    “神农鼎一听就是假的,子不语怪力乱神,你居然相信这个,也不怪只能做个商人。”年轻儒生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是个商人,所以我更懂何为天下熙攘,皆为利往!孔圣一脉得封是为了得到士族好感,那么继圣公得封必是因为手握重宝!”中年商贾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马周笑着扶了扶胡须,笑道:“两位所言皆有道理,但两位不知一件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儒生和商贾同时问道,围观的路人们也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天人书院院长既是五圣血脉,也握有神农鼎之秘,可最重要的是其才华横溢,让人仰之弥高、钻之弥坚。”

    “于他而言,运筹帷幄、决胜千里,不过饭余小菜:镇国抚民、给饷增粮,不过随手之举;连百万众、战无不胜,不过普通一拳!”

    接着马周的话语,老苟在下方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你等说得实在难以相信!”中年商贾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按你们这么说,继圣公岂不是当世圣贤?我不信!”年轻儒生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信与不信皆看各位自己,我等今天主要是转达一个消息。”马周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中年商贾连忙问道,常年经商的他认识到一个真理:消息就是金钱!

    “三日之后,天人书院正式开门招收学生,名额仅有20人,其中优秀者可为继圣公门生,将被朝着宰辅之才的方向培养!”马周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商贾瞳孔猛地一缩,这是公爵门生!

    先不说神农鼎是真是假,仅仅能够拜入公爵门下,便已经是奇货可居,更别说还有可能接触到各类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信息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不知入读天人书院,需要哪些条件?”中年商贾连忙问道,

    “继圣公亲口所言:第一届只招20人,经过考验即可,年龄15岁以下,不限户籍性别,不问身家背景,若是农工籍出身,可免除一切学杂费用!”马周大声解答道。

    这是寒门的福音,同为寒门出身的马周毫无疑问是非常拥护张少陵这一决定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农工籍免学杂费用?”

    “不限户籍性别,那岂不是奴仆和女人也能参考?”

    “不问身价背景,那我等商贾子女也能入学吗?”

    围观的路人顿时被这一独特的招生要求给震惊了,纷纷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九品中正制虽然已经废止,但其对于大唐的影响还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以国子监为例,国子学只收三品以上官员后人,太学只收五品以上官员后人,四门学只收七品以上官员后人。

    若是一个寒门或商贾出身,那只能去私塾读下去,根本得不到好的教育资源。

    可天人书院,在围观路人眼里,这最起码也是太学一级的学校,居然不限户籍、性别和身家背景!

    “那我能入学吗?”附近的青楼女子李娃玩味地问道。

    在青楼多年,她见惯了胡言乱语的男人,在她看来什么不限户籍性别,都不过是骗局罢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李娃你别丢人了,你这种人哪来的资格读书?”旁边的青楼同伴不由捂嘴嘲笑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其实马周本人是不认可女人或贱籍入学的,在他接受的儒教里,纵使有教无类,可接受教育的人里是不包括这些人的。

    但见过张少陵本人,马周深刻知道自家院长是看一切都平等的人,那么院长的意思里必然包含了这些人,自己就应当严格执行院长的意志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马周义正言辞地说道: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只要你能够通过考验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