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国公府,后院

    当朝宰相长孙无忌此时正躬身站在一对中年男女的身后,听着两人的闲聊,不时上前搭话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对中年男女是身份高到连宰相也只能仰视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大事不好了,父亲。”一道呼喊从远处传来,吸引了三个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是无忧吧,姑娘家怎么风风火火的。”中年美妇带着宠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骄纵坏了。”长孙无忌也是无奈地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长孙无忧是从酒楼一路小跑回家的,她觉得这件事太过于重要,要是神器被歹人得到会对大唐不利,一定要第一时间禀告给父亲。

    刚进家门,从下人口中问得父亲的位置后,长孙无忧便朝着后院狂奔过去。

    “父亲,不好……呃,陛下和姑姑也在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当今圣上和皇后也在,长孙无忧原本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,脸色瞬间变得通红,毕竟刚才的呼喊可一点都不淑女。

    “无忧,你怎么穿成这样啊?”长孙皇后好奇地看着眼前女扮男装的侄女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姑姑,我就是想出去玩一会,可今天让我发现了一件大事。”长孙无忧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什么大事?”当今圣上李世民不在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从一个国家君主的角度来说,再大的事对他而言也不算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是关于神器神农鼎的。”

    “神农鼎?”李世民笑着摇了摇头,他可不信世间真有什么神器。

    “是的,殷商后裔把神农鼎带到了东胜神洲,现在神农鼎里孕育出了亩产千斤的玉米种子以及亩产万斤、不怕旱灾的红薯种子……”长孙无忧雀跃地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件神奇的宝物啊。”长孙皇后配合着自己侄女,表示惊叹。

    而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二人在闻言后,对视了一眼,精神交流了一下看法,互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结合年初的旱灾,现在又出现了所谓的神器,怕是有人想扰乱民心,有谋反之意啊。

    “辅机,你安排人把那个所谓的说书人带过来吧。”李世民想了想对长孙无忌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长孙无忌应了声,立即转身走了出去,兹事体大,他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后院此时也只剩下李世民夫妇和长孙无忧这姑侄三人了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十分疼爱的侄女有些局促不安,又想起哥哥之前和自己提及的婚事,长孙皇后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无忧啊,你今年应该有十三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姑姑的话,无忧今年就快要十四了。”长孙无忧乖巧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算是个大姑娘了,要不姑姑给你定门亲事,嫁给承乾好不好?”长孙皇后问道。

    其实在普遍12岁出嫁的大唐,长孙无忧十四了还没出嫁,都已经算是大龄剩女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宰相之女、皇后子侄,怕是风言风语都传遍整个长安城了。

    “承乾表弟吗?还是算了吧姑姑,您知道无忧是个莽撞的丫头,嫁进皇室也不太合适。”长孙无忧直接婉言拒绝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想嫁人,自命博学多识的她才不想做一个天天精于女红、生儿育女的主妇。

    更别说是嫁给那个在她看来胸无点墨、如同草包的表弟李承乾了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闻言没有勉强,但心里已经下了决定,如果有什么青年才俊出现,就让李世民直接给侄女指婚,以免这丫头又找理由推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国公府,偏厅

    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坐在上首,看着下方有些局促不安站立的布衣老叟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,为什么要在长安城内散布谣言?”长孙无忌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我没有散布谣言。”

    老苟有些紧张,虽然他不清楚面前两个人是谁,但肯定是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神器这类无稽之谈的东西,你都编出来了,这还不算谣言吗?”长孙无忌拍了下桌子,吼道。

    “神器如果没有,那我老苟又怎么敢说出来呢呢?”老苟义正言辞地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说有,那你亲眼见过吗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被眼前胡说八道的老叟,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辅机不要这么激动,我来问吧。”李世民敲了敲桌子,安抚了一下长孙无忌,然后开口问道:“这位苟老先生,可是对当今圣上或是朝政有何不满啊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今年旱灾,当朝圣上年初便在各地开设义仓救济灾民,乃是难得的仁义之君,老朽也是靠着义仓才能一步一步自交州偏僻之地,来到长安辉煌之城。”老苟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对朝政不满了?”

    “文有房杜魏征和长孙,武有秦程尉迟和二李,皆是无双之国士,自无不满。”老苟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为何要散布这些容易被歹人所利用的言论呢?”李世民进一步逼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朽只知所说皆是真知灼识,不敢一个人藏私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再问一个问题,阁下的真知灼识师承何方啊?”

    李世民非常聪明地问道,他感觉眼前的老苟已经被这些言论洗脑了,被洗脑的肯定不会是头目,那必然有更深的黑手藏在幕后。

    老苟听到这个问题,顿时面露崇慕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敢谈师承,老朽所知皆是听自长安城外的天人书院,那里有真正的圣贤住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对视一眼,露出了然的神色,齐声问道:“天人书院?”

    “上晓天地运行之理,下知人道演进之学,正是天人书院。”

    “呵,好大的口气,把这个老苟押下去关起来,让他好好反省一下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面露不屑,得到想要的消息后,他自然不会再给这无知老头好脸色看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看来问题出在这个天人书院,下官这就派人抓了主事人,然后把书院给拆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想了想后,摇了摇头,求贤如渴的他倒希望天人书院是真的,万世不朽之皇朝,试问哪个君王不想建立呢?

    “辅机,不要轻举妄动,你安排不良人查清天人书院的地址,明天我们一起去会一会这个,活着的圣贤!”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