贞观二年,长安城,富贵酒楼。

    和往日一样,一帮闲散好事的公子哥和商贾们坐在酒楼里吃吃喝喝,谈谈风月,聊聊八卦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,今天酒楼前方多了个张桌子,上面放了折扇、毛巾和醒木,也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小…公子,我们得回去了,不然管家又要骂我了。”一个粉嫩迷糊的小书童和面前坐着的英气公子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蝶,我们再坐一会儿,我感觉今天这张多出来的桌子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。”长孙无忧,也就是英气公子哥满是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完了,作为书童小蝶又怎么不清楚,一旦自家主子好奇心起来了,那今天怕是一时半会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书童小蝶急得团团转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这时,酒楼的掌柜走了出来,拍了拍掌,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后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各位贵客,承蒙大家的照顾,小店生意是愈发兴隆,出于感谢,小店今天特别准备了份惊喜送给诸位贵客,想必大家都看到这张桌子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,掌柜的别卖关子了,赶紧揭秘吧。”一个急性子的公子哥直接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卖什么关子,赶紧揭秘啊。”周围的顾客也跟着嚷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掌柜无奈摇了摇头,没办法,贵客的话得听啊,便直接开口道:“老苟,快点过来,开始你的表演吧。”

    后厨的帘子被揭开,一个身穿儒士服的瘦弱老叟走了出来,站到桌前,拿起醒木便是那么一砸,“砰!”

    “各位看官好,老朽姓苟,添为说书人一名,打长安城外听了些真知趣文,转述与大家听听,图一乐、博一笑、增一见闻、长一知识。”

    老苟慢条斯理地讲完开场白,随后打开折扇扇了两下,问道:“不知在座可有博学多识之才,知晓天地有多大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谁不知道?大唐共分十道三百六十州,再算上北方的匈奴,天地一共这么大。”此前那个性子急的公子哥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如此快捷的应答速度,赢得周边顾客的一致叫好声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十道三百六十州,有点学识的人都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忧俊美的脸上露出了笑意,摇了摇头,心道天地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大哦。

    果然,台上的老苟不屑地摇了摇头,傲气地说道:“如果只是这么浅薄的见识,那就没必要说出来了,没想到若大个长安城就没有一个博学多识之才啊。”

    顿时,这话将顾客们纷纷激怒,要知道在大唐能够进酒楼的人,那最少也是家境优渥之人,接受文化教育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老头,居然说他们见识浅薄?

    简直嚣张至极!

    “这位老先生,再算上新罗、林邑呢?”长孙无忧适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小了!”老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再加上薛延陀、吐蕃呢?”长孙无忧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了!”

    “那西至大食,北至北海,东至倭奴,南至林邑呢?”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有点学识,可惜还是小了。”老苟依旧摇头。

    长孙无忧顿时感到好笑,要知道刚才所说的可是从朝廷那边得到的信息,这个老头难道比那些学贯古今、说一不二的朝臣们懂得还多吗?

    “那这位苟老先生可否告诉我们天地到底有多大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正是我今天所要和诸位公子分享的。”

    老苟拿起毛巾擦了擦汗,便又讲到:

    “天地共分五块,分别是中土天洲、东胜神洲、西牛贺州、北俱芦洲和南瞻部洲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唐以及周边的匈奴、林邑、倭奴等等均属于中土天洲,而这位公子刚刚提到大食位于西牛贺洲的最东边,北海也位于北俱芦洲的东南边,而南瞻部洲和东胜神洲公子是根本没有提及。”

    震惊!

    全场皆惊!

    如果有人问什么叫世界观崩塌,那么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告诉你,这就是!

    长孙无忧身体晃了晃,难以置信地问道:“那东胜神洲和南瞻部洲分别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两块大洲啊,都还是没有开发的世外净土,东胜神洲有羊驼、白头海雕,它的中部有殷商遗民在那里生存;而南瞻部洲有袋鼠和树袋熊。”老苟不紧不慢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上台就是和我们说这些的吗?”那名急性子的公子哥再度喊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仅仅是这些,这些是真知,老朽还有趣闻没有分享呢!”

    酒楼的人都已经有些呆滞了,还有什么刷新三观的东西吗?

    对于老苟说的知识,他们是不想信,可又不得不信,因为实在是说的太具体了点。

    就好比你说一个朋友吃了排泄物,可能没人信,可你要是把时间、地点、份量都讲出来,那倾听者不信也得信了啊。

    长孙无忧现在就处在这么一个将信将疑的状态,对未知的强烈好奇驱使她再度问道: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趣闻?”

    “一件神器的下落!”

    “神、神、神器?”全场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上古圣贤、圣王一般都会有一件神奇,今天我要说的是关于炎帝神农氏的神器——神农鼎!”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请慎言,这等神物还是直接告知当今圣上的好,小心祸从口出。”长孙无忧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请放心讲出来,我太原王氏可以为你撑腰。”急性子公子哥连忙开口道。

    这可是神器的消息!

    别人怕皇室,五姓七望可不怕。

    作为太原王氏的一员,急性子公子哥可不能允许皇室独占这么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这位王公子了。”老苟笑着冲王公子点头示意,又说道:

    “相传殷纣王曾夺得神农鼎,而神农鼎这件神器可使一国子民衣食无忧,于是纣王建酒池肉林来庆祝,以示食物充足。后来武王伐纣,纣王兵败身死,殷商后裔逃往东胜神洲时带走了神农鼎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神农鼎内当时已经孕育出两大灵根种子,那就是亩产千斤的玉米以及亩产万斤、不惧干旱的红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忧惊呼出声,她记得前几天听到父亲说过,当今小麦的亩产是300斤。

    那这个亩产千斤和万斤的作物,是何等的恐怖,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小蝶,你在这里盯紧这位先生,一刻也不能松懈,我马上回去叫人过来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在贞观开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狗吃糖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吃糖葫芦并收藏我在贞观开书院最新章节